张铁虎

张铁虎简介


张铁虎,曾用名张弓也,毕业于原西安外国语学院,英美文学学士,现作英语教师,爱好文学、书法绘画,曾有<<手>>、<<树和藤>>、<<孙子当惯了>>、<<萤火虫>>、<<爱的代价>>、<<我和春天有个约会>>等诗歌、散文、小小说和翻译作品散见于<<星星诗刊>>、<<译苑>>(陕西译协刊物)、富平报和中国试飞报等刊物、报纸。

张铁虎

张铁虎最新诗词 更多诗歌

我要搬走沉重的脑洞

张铁虎

也许每个人都在自己的脑袋里凿洞
从小到老
也许每个人都有很多脑洞
里面的人、物不同
就像我深谙的村庄故事
袅袅炊烟
说不尽的心情

我沉重的脑袋该不会是一排排石窟吧
住了诸神、俗物还有我过世的父母
今夜里他们会随清风明月去
我也该找回远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8/13 17:23:35 张铁虎 阅读(106) | 评论 (0)编辑


责任人

张铁虎

“碰!”
一声巨响
两车相撞
撞来了划分责任的交通警察
撞来了担保赔偿的保险公司
接下来的场景可想而知
损失小的情况下各修各的车,保险公司买单
损失大了,还会追究附近的人或其它物,也许
不存在的某个标志,除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8/12 17:16:34 张铁虎 阅读(110) | 评论 (0)编辑


那台落地式风扇艰难地晃着头,眼前晕出一道油烟熏过的乳白色,他不自觉地转了转僵硬的颈椎。

记不清那天早上孩子和太阳谁先出来。六月流火,窗外的阳光洒下来,活像碾场上白花花麦芒四射,刺的脸热辣辣地疼。
一个皱巴巴的新生命努力地睁大眼睛,好奇地看着面前那个兴奋的男人,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8/6 23:48:03 张铁虎 阅读(133) | 评论 (1)编辑


甘愿接受大自然的惩罚

张铁虎

“滴——溜——”
清脆的鸟鸣不小心从喙那边滑落,窗外的棕榈叶子微微地抖动了一下。晨曦是披了灰纱的巫婆,没人信“阴有阵雨”、“阴有阵雨”的鬼话。

昨天午后冒险出门走了一圈。一只白猫拉长了躯体爬在路边的桐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8/5 23:15:45 张铁虎 阅读(148) | 评论 (1)编辑


甘愿接受大自然的惩罚

张铁虎

“滴——溜——”
清脆的鸟鸣不小心从喙那边滑落,窗外的棕榈叶子微微地抖动了一下。晨曦是披了灰纱的巫婆,没人信“阴有阵雨”、“阴有阵雨”的鬼话。

昨天午后冒险出门走了一圈。一只白猫拉长了躯体爬在路边的桐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8/5 23:14:12 张铁虎 阅读(135) | 评论 (0)编辑


说秋

张铁虎

你说热死人了
我说再有三天就立秋了
你说又一年过去了

我沉默了,你说
初候凉风至
二候白露降,
三候……
你沉默了

身边梧桐是否也听到了我们的话语,是否
正准备着一叶知秋,或者
也有藤黄、赭石、火焰色的丰收
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8/4 11:14:13 张铁虎 阅读(149) | 评论 (1)编辑


童年的夏天

张铁虎



童年夏天的中午不休息
几个要好的伙伴
穿个简单的短裤赤脚就跑到了村南

揪几根生产队牛尾巴的长毛
合成阳光色的圈儿,系在长杆稍
套桐树身上的知了

知了,知了
人已变老



童年的午后经常会下雷雨
三阵雨后彩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8/3 15:51:13 张铁虎 阅读(144) | 评论 (1)编辑


古栎阳城高温假记事(一)

张铁虎

楼上的出行了
楼前楼后的出行了
休高温假和退了休的都出行了
对门的
也要出行了

他们再也不能忍受“阴有阵雨”这个谎言
他们恐惧留在家里的孤单
他们也需要在苍郁里、浪花尖、野风中
缓缓精神,晒晒自己的风光和 爱人的媚眼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8/3 11:24:32 张铁虎 阅读(123) | 评论 (1)编辑


淘气的太阳

张铁虎

哈哈,它
不是淘气的
是淘气的!

哈哈哈,我
朝东走的时候,它
已放大镜似地早早埋伏在东方,炫目的光
比任何目子都明亮!

哈哈哈,我
朝西走的时候,它
又挂在西天上,金灿灿的云彩
是它夜晚的 衣裳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8/2 18:00:11 张铁虎 阅读(122) | 评论 (0)编辑


出行

张铁虎

地球又成功地完成了一次出行
多少个春秋有多少次出行在酷暑和严冬
我的我的我的哟,哪一个是我的眼睛
我多想拥抱襁褓的余温,我
多么思念那双脚印风雨兼程

雪花消了
春花没了
夏啊,咄咄逼人的夏, 难道你
只待
秋风

找一树广玉兰肥厚的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7/22 19:51:12 张铁虎 阅读(161) | 评论 (3)编辑


张铁虎最新诗词 更多诗歌